我的老爹是魔王

我的老爹是魔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0:15:57

最新章节: 不一会儿,之前潜行进去的男子回来了。来到了领头的男子身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领头的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一脸的笑意走了过来,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弟兄们,抄家伙,干完这一票我们可就能好好的休息很久了。”听见男子这样说,所有人的双眼中充满了贪婪,他们是土匪,是贪婪的土匪,没有任何一个土匪不会对那堆

第3章 风雨深夜

“哇哦,这里竟然也有过山车!”莉薇尔看着眼前这个这个充满尖叫的酷似过山车的游乐设施感到惊讶。

奥尔萨看莉薇尔充满兴趣的样子心中很是愧疚,因为他的原因莉薇尔从出生到现在几乎都是和他在森林中渡过的,从小到大只有她收养的几只小动物陪着她。

“今天我们就在游乐场里好好玩玩吧。”奥尔萨心疼的看着莉薇尔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不准反悔!”莉薇尔很是高兴的说着,在那的世界里她可是从来没有去过,毕竟经济和时间不允许。

“好,我保证不反悔。”奥尔萨笑着说道。

还没等奥尔萨说完,莉薇尔便化作一道闪电冲进游乐场。

“女儿,我发誓我会用我的余生将你们母女俩守护。”奥尔萨坚定的默默说道。

“爸爸,你快过来我们一起玩。”莉薇尔站在游乐场门口喊到。

“好嘞,我这就过来。”奥尔萨微笑着回应道。

两人 一直从中午疯到了晚上,虽然想坐那个过山车却被她这一米五的个子打败了。

“爸爸,我好困。”莉薇尔趴在奥尔萨的后背揉了揉疲倦的眼睛。

“我们这就回旅馆,今天玩儿累了吧。”奥尔萨说道,话音刚落就听见了莉薇尔睡着的呼呼声。

奥尔萨放慢了脚步,走的尽量平缓生怕弄醒的这个可爱的天使。

“爸爸,妈妈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莉薇尔突然说道。

奥尔萨还以为她醒了,回应道:“只要你以后不要嫌弃爸爸妈妈老了就行。”

见莉薇尔没有反应,奥尔萨微微向后看了一下,发现莉薇尔睡得正香。

“看来今天是真累坏了,都开始说梦话了。”奥尔萨摇了摇头小声说道。

回到旅馆将莉薇尔刚放在床上,奥尔萨转过身冷冰冰的说道:“出来吧,来都来了也不出来见见?”

“魔王果然不一样,别人可破不了我这暗精灵。”窗外一道人影逐渐清晰,走了进来。

“赫尔墨,我想你应该不只是来试试我能不能发现你的吧。”奥尔萨拉过一把凳子坐着说道。

“哈哈,当然不是。”一身黑衣的赫尔墨大笑一声。

“混蛋,小点声没看我女儿正睡觉呢吗!出去说。”奥尔萨低声喝道,直接一把将赫尔萨拉到了房间外面。

奥尔萨这一动作直接把赫尔墨给干懵了,一脸懵逼的就被拉出来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

“奥尔萨你真的变了,刚开始圣斯坦给我说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赫尔墨一脸无语的说道。

“那小子又说什么了?”奥尔萨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关上,随手布下一个结界说道。

“女儿奴,实锤了。”赫尔墨简单的说道,说完便坐在桌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好小子,好久没收拾他欠收拾了啊。”奥尔萨一脸凶神恶煞的说道。

“哦,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他叫来,你给练练。”赫尔墨喝了一口茶说道。

王宫内,正在巡逻的圣斯坦突然感觉背后一凉。

“我什么时候有空我会去找他的,这里没别人也被我设了结界不会有人听到的,说吧找我什么事。”奥尔萨坐在赫尔墨对面也倒了一杯茶说道,两人对坐样貌竟是有着几分相似。

“今早袭击你的人,你能交给我吗?我要好好调查一下。”赫尔墨缓缓说道。

“今早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现在竟然敢找我要人?”奥尔萨端起茶杯说道。

“今早的事,我为你道歉,但人你一定要给我。”赫尔萨微微低头说道。

“你这态度我很喜欢,不过人我是不能给你了。”奥尔萨缓缓说道。

“为什么不能给我?那你开个条件吧。”赫尔墨放下茶杯说道。

“这不是条件不条件的问题,问题是你认为他敢对我女儿下手还有活路吗?”奥尔萨也放下茶杯注视着赫尔墨。

“好吧,我实话给你说了,这个人绝对不是我派的,请你相信我。”赫尔墨叹气道。

“你认为,我如果不相信你你还站在我面前?”奥尔萨又端起茶杯说道。

“呵呵,说的也是。那你为什么会认为那人不是我派的,我也有可能是故意过来演戏的。”赫尔墨笑着说道。

“如果我说,你们今天的早朝的谈话内容我都知道你信不信?”奥尔萨喝着茶笑着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相信。”端起茶杯赫尔墨苦笑着说道。

“你们为什么要和弗克劳开战,那几年不是都挺好的吗?”奥尔萨很是疑惑的问道。

赫尔萨放下茶杯,一脸无奈的说道:“在经过那次灾难后泽雷可是损失了不少兵马,地大物博的泽雷就像是一块肥肉谁不想过来咬一口。”

“也是,上次泽雷可是主战区,部队差点没被全灭。”奥尔萨摇了摇头说道。

赫尔墨叹息道:“哎,人心隔肚皮谁也猜不透。”

“原来你也会说这句话啊。”奥尔萨感叹的说道。

“我承认,我很贪婪,要是我碰到这好事我也要去参合一脚。”赫尔墨说道。

“你的确很贪婪,当年要不是你担心我会夺了你的王位乘我虚弱之际想将我做掉,我也不会走不是吗?”奥尔萨颇为玩味的说道,当年幸好自己留了后手要不然可就挂了。

“呵呵,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杀了你。”赫尔墨抬起头和奥尔萨对视。

“我当然知道你,那你这次来找我做什么?”奥尔萨缓缓说道。

“我想请你帮帮泽雷渡过这次的难关,说实话现在泽雷正腹背受敌我真的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赫尔墨盯着奥尔萨说道。

“哦?我倒要听听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帮你?”奥尔萨将身体靠在椅子上说道。

“因为德雷萨魔法学院在泽雷,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德雷萨的校园长宁惠子是你的妻子吧。”赫尔墨不紧不慢的说道。

“呵呵,你倒是查的挺清楚,但这样又如何呢?我直接带着妻女离开不就好了?”奥尔萨回答道。

“你一定不会这么做的,你一定人重情重义况且你也是从那里毕业的,你是不会看着你的后辈们遭殃的。”赫尔墨笑着说道。

“哈哈,你倒是了解我。这个给你,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尽早把内鬼找出来。”奥尔萨将飞镖甩给赫尔墨说道。

“好,我找出来一定把人交给你。”赫尔墨接住飞镖说道。

“没事你就回去吧,难道还想留在我这过夜?”奥尔萨撤去阵法说道。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欢迎你随时回王宫来玩。”赫尔墨笑着说道,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你走的时候把房间里那个人也带走,他可不是我女儿的对手。”奥尔萨起身提醒道。

“爸爸,我真的好困啊。”莉薇尔打开房门探出一个小脑袋说道。

“好,你先去睡吧。”奥尔萨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

“怎么?难道要我去把他带给你?”奥尔萨转身对着赫尔墨说道。

‘砰’只见一道脸色惨白的男子倒在了门口,口中不停的冒着白沫。

“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合作愉快,希望你们今晚有个好梦。”赫尔墨笑了笑,拖着男子离开了旅馆。

“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呀,谈了这么久我都快睡着了。”莉薇尔揉了揉眼睛。

“我们在谈大人的事,爸爸怕你无聊这不是找了一个人陪你玩吗?”奥尔萨摸了摸莉薇尔的脑袋说道。

“那个人好弱啊,我还没玩够他就睡着了。”莉薇尔撅起小嘴不满的说道。

奥尔萨看着眼前人畜无害的天使心里在替那个男子祈祷:“希望你心里不要留下阴影。”

“好了,快睡觉吧下次爸爸给你找个厉害的,明天还要去看爷爷呢。”奥尔萨温柔的说道。

“好吧,晚安啦。”莉薇尔点了点头躺在被窝里说道。

“嗯,晚安。”奥尔萨吻了莉薇尔的额头回应道。

而在另一边的王宫,赫尔墨正大发雷霆。

“废物,你们魔法师团是养的饭桶吗?连个小女孩都收拾不了!”赫尔墨对着跪在下方的穿着法袍的男子说道。

“陛下,那女孩绝对有古怪应该是魔王大人出手了,毕竟谷特也是个中阶魔法师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男子低着头说道。

“哼,希望是你说的那样。你把这个带下去好好调查一下,看看这飞镖上残留的气息的主人是谁,退下吧。”赫尔墨冷哼一声,将那没飞镖扔在了地上。

男子连忙捡起飞镖恭敬的说道:“是,属下一定会查出来。”缓缓的退出房间。

“蔷薇你带着执法司去给我好好的查,给我光明正大的查动静闹的越大越好。”赫尔墨对着书房里说道。

“是,属下领命。”一道女子的声音从阴影处传出,随即一道黑影从中闪过。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有这么大胆子跟我玩?我玩死你!”赫尔墨很是不屑的说道。

夜深了,天空开始下起了一阵磅礴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