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爹是魔王

我的老爹是魔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0:15:57

最新章节: 不一会儿,之前潜行进去的男子回来了。来到了领头的男子身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领头的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一脸的笑意走了过来,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弟兄们,抄家伙,干完这一票我们可就能好好的休息很久了。”听见男子这样说,所有人的双眼中充满了贪婪,他们是土匪,是贪婪的土匪,没有任何一个土匪不会对那堆

第19章 蝠蜘蛛

此时的卡其山脉早已变了一个样子,茂盛的草木早已被点点火焰取代,一股股熔岩汇流成河流缓缓从山顶流下。

山脉之中,一队队人马冲入其中与白骨魔兽厮杀着。也身在其中安吉薇尔,此时的她身上也沾了些许灰尘,指挥着学生与魔兽周旋着。

在众人围剿下,十数条条类似蛇的白骨魔兽终于倒下。

安吉薇尔看着疲惫不堪的学生说道:“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我们准备暂时撤退了,毕竟已经战斗了三天了都需要休息一下。”

就在众人在后退时,从四周枯萎的森林中突然钻出了近乎一百的魔兽将所有人包围起来。

一道道远程攻击轰然而至,安吉薇尔玉手一抬一个屏障升起将攻击全部抵挡了下来,同时对着众人喊道:“把身上剩下的回复道具都用了,一鼓作气冲出去!”

一道道攻击再次降临,一波接着一波安吉薇尔和众人紧咬着牙苦苦支撑着。

所有人紧紧的靠在一起,向一处发起攻击想要将其突破。

一波波猛烈的攻势不停的发出,一只只白骨魔兽倒下又补了上来,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始终将他们包围起来。

“该死的,停止攻击张开防护罩,发射求救信号!”安吉薇尔见久攻不下,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消耗完魔力,不得已只能这样。

“嗖!”

一颗红色的光球快速的升空,随着“砰”的一声一朵红色的蔷薇花在空中缓缓绽放。

在森林的另一边,奥尔萨解决掉一只五阶白骨魔兽后抬头便看见了那一朵蔷薇,当即暗道一声不好。

“一队跟着我去救人,其余人给我守住这里,不能让里面的高阶魔兽出去!”奥尔萨大喝一声,便带着十数人朝安吉薇尔的方向赶去。

一路上焦急的奥尔萨全速前进着,身后的人渐渐被拉来距离。

而在森林的另一边,莉薇尔正蹲着身子藏在一块巨石后面。

莉薇尔看着前方远处的军队正盘算着怎样溜进去,突然天空之上一朵红色的蔷薇花缓缓绽放。

“这不是手册上写的霍顿学院的求救信号吗?不好!”莉薇尔看着蔷薇花,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就在霍顿的队伍之中,直接将自己透明化飞向空中。

此时,安吉薇尔众人早已被重重魔兽所包围,只能待在防护罩内。

但奇怪的是,这群魔兽只是将他们包围住并没有出手攻击他们,这让安吉薇尔感到很是疑惑。

突然,这些白骨魔兽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开始疯狂的向后退去,好像退慢就死无葬身之地一般。

这奇怪的一幕让安吉薇尔的眉头紧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咚!咚!咚!……”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就连地面都仿佛不能承受一般开始缓缓下陷。

只见之前向那个方向退去的白骨魔兽纷纷狂奔而出,直接从他们的身旁穿过不敢有丝毫停顿。

“咚!咚!…”

脚步声越来越近,大片的枯树倒在地上激起漫天的灰尘。

突然一只巨大的野猪样貌的魔兽蹿了出来,野猪还在空中,一根粗壮的白丝如同长矛一般从野猪的屁股直接从嘴中穿出,猩红恶臭的鲜血喷涌而出。

白丝如同吸管一般,将鲜血全部吸食殆尽野猪干瘪的尸体重重的砸在地上。

“嗖!”

一根白丝从森林深处飞射而出,直接砸在防护罩之上,只见防护罩瞬间就布满的裂痕开始变的摇摇欲坠。

安吉薇尔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更是有几个学生直接被震出一口鲜血撒在地上很是刺眼。

“伤员全部后退,后面的人补上!坚持住,我们的救援马上就到了。”安吉薇尔安慰的说道。

刚刚那一击,安吉薇尔也是感到很惊讶这只魔兽至少是在七阶以上。如果是七阶那她有六成的把握击杀,带着众人撤退不是问题,但如果是八阶她也只能打个平手带着学生撤退肯定会有伤亡存在,至于九阶则是她不敢去想的生存几率基本上为零!

安吉薇尔连忙从怀中拿出一个木盒,打开木盒一股清香便充满了这片天地让人都忍不住多呼吸上两口,身体上的所有细胞都在贪婪的呼吸着。

安吉薇尔毫不犹豫的将里面的一颗药丸吞下,只见一道绿光从她身体中亮起,一股温润的力量冲入她的体内,安吉薇尔能感受到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有使不完的魔力。

一根白丝再次飞射了过来,安吉薇尔飞身上前食指轻点火焰疯狂的喷涌出来形成一道火柱直接将白丝焚烧成灰烬,火柱威势不减呼啸着冲向森林深处。

“砰!”

沿途的枯木全部拦腰折断瞬间被点燃,熊熊烈火吞噬着森林,一声爆炸声响起。

只见一只通体漆黑,腹部有一个类似蝙蝠图案的蜘蛛飞了出来,八条长十米的蛛腿如同八根长矛冒着寒光。

“八阶蝠蜘蛛怎么会在这里!快撤!”安吉薇尔一眼就认了出来,同时大声喊着。

蝠蜘蛛是一种吸血蜘蛛,八根蜘蛛腿无比坚硬可以直接用来当做兵器,其蛛丝更是坚韧无比还拥有像吸管一样的功能可以将猎物的血全部吸干,又因为比较灵活很是难缠,更重要的是它们是群居魔兽!

趁着现在只有一只安吉薇尔还能将它拖住,如果等其他的再过来那他们就真的十死无生了!

安吉薇尔又是一道火柱冲向蝠蜘蛛,好在它们有个怕火的弱点不然安吉薇尔还真不好对付它。

只见蜘蛛轻轻一跃便躲了过去,安吉薇尔见攻击被躲掉却是微微一笑,手掌一挥,火柱瞬间爆炸变成无数的岩浆朝蜘蛛射去。

蜘蛛躲闪不及,瞬间结出一张蛛网挡在前面,将岩浆挡掉了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从缝隙中穿过滴落在蜘蛛的身上。

“滋……”

随着一声烤肉般的响声,蜘蛛身上直接被烫出一个大洞墨绿色的液体不停的流出,流在地上竟是将地面都腐蚀出一个坑洞。

安吉薇尔见一击得手并没有恋战,急忙向撤离的众人追去。

突然安吉薇尔猛的一踩地面将身体向后弹去,下一瞬间一根白丝直直的插在安吉薇尔上一秒的位置。

安吉薇尔叹了一口气,瞬间又向左边侧身翻滚,同时一道魔法阵扔向前方。

“嘶!”

一个比刚才要小三分之一的蝠蜘蛛被烧成灰烬,还没等安吉薇尔喘口气十数根白丝交织成一张巨大的蛛网从空中朝安吉薇尔笼罩下去。

只见安吉薇尔一掌拍地,一道道土墙迅速升起形成一个半圆将她罩在里面,同时土墙之上又燃起了熊熊烈火。

“喀嚓!”

火焰被扑灭,土墙也被切成一块块碎石朝下方砸去,一道灰尘迅速的升起。

在周围的枯树顶上,一只只蝠蜘蛛紧盯着下方。

微风吹过,吹散了灰尘,留下的只有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安吉薇尔已经不见了踪影。

此时的安吉薇尔身上的长袍已经变得破烂,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

她早就知道撑不了多久,所以在蛛网切下来的一瞬间她便利用魔法打通了一个地洞钻了进去,但就算这样她依然是被那些落石弄的很狼狈,还被蛛网的余波所震伤。

突然,一根黑色的蜘蛛腿猛的出现在她的眼前,紧接着一根根蜘蛛腿不停的刺了下来,安吉薇尔在狭小的空间里好几次都险些被刺中。

地洞前方开始出现墨绿色的恶臭液体将洞壁都腐蚀出一个个坑洞,安吉薇尔一眼看去在不远处墨绿色液体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安吉薇尔只好从地洞出去。

刚一出来十数根蛛丝便飞射而至,安吉薇尔躲闪不及被其中一根划过了后背,一滴鲜血落在的蛛丝上,蛛丝瞬间将鲜血吸走,枯树顶端之上的蝠蜘蛛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一根根蛛丝不停的射向安吉薇尔。

安吉薇尔虽然不停的躲闪着,但身上还是出现了许多伤口,身上的长袍已经被鲜血浸湿,安吉薇尔也变得越来越虚弱。

“不好,药效时间要到了。”安吉薇尔感受着越来越虚弱的身体紧咬着牙向前跑着。

一座高大的山峰突然横在她的面前,前方只有一个垂直于地面的山壁安吉薇尔已经无路可走。

安吉薇尔紧靠着山壁,不停的喘着粗气看着十二只蝠蜘蛛缓缓走了过来将她包围住。

“嗖!”

一根根蛛丝将空间全部封锁住,缓缓靠近安吉薇尔。

一块山石掉落下来落在的蛛网之上,瞬间就被切成了粉末。

安吉薇尔感受着彻底失去力气的身体,微微一笑想起了莉薇尔的笑脸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

“砰!”

“砰!”

“砰!”

…………

“抱歉,我来晚了。”

随着一声声蝠蜘蛛被打飞的声音,一道充满自责和心疼的熟悉声音响起。

安吉薇尔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最爱的人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点了点头便搂着奥尔萨的脖子昏睡了过去。

奥尔萨确定她没有大碍后,将其放在的一旁的软草地上,看着重新包围过来的蝠蜘蛛冷冰冰的说道:“杀!”

话音刚落,十数到身影便从森林里闪出将蝠蜘蛛全部包围起来,瞬间就冲了上去不畏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