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爹是魔王

我的老爹是魔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0:15:57

最新章节: 不一会儿,之前潜行进去的男子回来了。来到了领头的男子身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领头的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一脸的笑意走了过来,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弟兄们,抄家伙,干完这一票我们可就能好好的休息很久了。”听见男子这样说,所有人的双眼中充满了贪婪,他们是土匪,是贪婪的土匪,没有任何一个土匪不会对那堆

第13章 落网

黑夜之中,伴随着暴雨一队人马正悄悄的从侧门出城。

“大人,暗部和执行局的精英已经集结完毕,骑士团和魔法师团随后会从皇城出发。”一个下属正对着一个拉低帽檐的男子汇报,男子正是国王赫尔墨。

赫尔墨点了点头,问道:“那个老狐狸还在目的地吗?”

“根据暗部传来的消息是这样的。”下属回答道。

“所有人检查自己的装备,待会儿我们会有一场恶战要打。”赫尔墨命令道。

所有人动作利索的检查了一遍,整齐干练给人一种精锐之师的感觉。

不一会儿,这队人马就来到了森林深处。

几点火光在前方若隐若现,偶尔还能见到几个巡逻的守卫,在他们后面是一个隐秘的洞穴。

赫尔墨用手示意让暗部的几个人将巡逻的干掉,几个黑衣人立马消失在黑暗之中。

“呃!”守卫的嘴被堵住,喉咙之上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刀口,随之便被缓缓放倒在了地上。

“走,注意戒备。”赫尔墨大手一挥,弓着腰带着众人向洞穴靠近。

洞穴的内部在火把的光照下倒也是明亮,所有人都放慢脚步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你去通知魔法师团让他们两周围全部封锁,再让骑士团冲进来。”赫尔墨轻声对身后的下属说道。

下属领命,悄悄的退出洞穴召唤出一只蝙蝠,将纸条系在蝙蝠脚上来把消息传递出去。

此时,沃雷德庄园之中,老爷子和奥尔萨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点了点头说道:“你也去帮赫尔墨一下,我怕他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奥尔萨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下身一件吊带裤倒也显得帅气,转身又穿上一件小西装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别说,莉薇尔送来的设计图做的衣服还真不错。好了,我去帮忙了。”奥尔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笑着说道。

洞穴之中,赫尔墨依旧带着众人缓缓前进着。

“大人,前面有一小队人,需要把他们给做掉吗?”一个擅长索敌的人问道。

赫尔墨点了点头,几个人影闪了出去一瞬间便听到了人倒地的声音。

倒地的守卫中,有一个守卫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按下了手中的戒指,一道魔法波动传了出去。

赫尔墨立马就感应到,暗道一声不好随即一咬牙说道:“有人发出了预警信号,给我冲!一定要拖住支援的到来。”

一道道盔甲撞击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魔法攻击向赫尔墨袭来。

“该死!”赫尔墨说道,随即将手向前一推,手中的戒指释放出一道屏障勉强抵挡住。

身后的众人迅速展开反击,一道道血迹在空中飞舞,好在赫尔墨带的人个个神勇无比,身手不凡一时间倒也应付了下来。

混战之中,一道暗门被打开两个穿着华丽一胖一瘦的男子走了出来,看着奋战中的赫尔墨等人满身肥肉,一脸富态的男子紧张的说道:“完了,完了。这下我该怎么办!”

“别担心,我们是不会抛弃你的,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让赫尔墨永远留在这里吧。”另一个长相与猴子非常接近的男子安慰着他说道。

“既然回去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那就听你的吧。”男子眼神凶恶的看着奋战中的赫尔墨说道。

赫尔墨似乎也是有所感应,看向了男子愤怒的说道:“洛南非!你身为国防大臣,为何要勾结敌国!”

“呵,你难道不知道?你不就嫌我老了,没有干劲了不是要把我革职吗?”被称作洛南非的胖男子冷笑着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烧杀抢掠你一个不少的全做过。难道这就是你当大臣该做的吗!”赫尔墨愤怒的说道,随即挥动着手中的长剑越过重重人影直冲洛南非。

“呵呵,泽雷国王洛南非可是我的贵客,你这样不太好吧。”一旁的男子一个闪身便挡在了洛南非的面前,双手瞬间拔刀斩向赫尔墨。

“砰”刀剑相碰撞的清脆声响起。

刀光一闪,两人瞬间分开。

赫尔墨后退了三步,猴脸男子后退了五步。

“泽雷国王不愧是被称为霸剑的男人啊,在下甘拜下风。”猴脸男子看着手中已有一道裂痕的长剑说道。

“哼,你应该就是血煞队里的小队长猴子吧。”赫尔墨在交手的一瞬间看见了男子手上有一个红色的猴头纹身。

“国王还真是观察仔细,既然如此那就留不得你了!”男子将长剑一扔,十指之上露出金属的光泽,一爪抓向赫尔墨。

赫尔墨闪身向左一躲,一阵劲风从他面前刮过,一缕发丝被切落。

赫尔墨顺手就是一剑劈去,猴子迅速将手抽回将攻击挡了下来。

十指与长剑想碰撞火花四溅,两人瞬间又交手了数十招,一道道气浪从碰撞的中心向四周扩散,将附近的几人全部被吹飞。

两人正热火朝天的打着时,一旁的洛南非却是悄悄的靠着墙壁,非常隐秘的按下一块松动的石块。

猴子似乎是知道了洛南非的动作,猴子一掌将赫尔墨震开,随即向后一跃扔出一颗黑色的小球。

“嘭”小球发生爆炸,一道浓烟将整个通道淹没,赫尔墨挥动着长剑掀起一阵狂风将烟雾全部吹散,但猴子与洛南非已经不见了踪影。

突然一股危险感在赫尔墨头脑中闪过,连忙大声喊到:“所有人注意戒备!”

话音刚落,赫尔墨便听到水流动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就看见了从洞穴入口处汹涌的洪水呼啸着冲了进来。

“该死,会土系魔法的给我想办法挡住前面的洪水,其余人跟我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通道。”赫尔墨大声的指挥着余下的众人。

一堵厚实的土墙迅速的升起,将整个洞穴都封住便带着余下的人四处寻找出路。

此时洛南非与猴子正躲在一个树丛中,看着外面众多的魔法师倾尽全力想要营救里面的人,猴子不屑的说道:“就凭他们,等他们进去时估计里面的人也差不多去世了。”

洛南非也笑着说道:“兄弟,这次多谢了。”

“不用,我们这就回去告诉主子泽雷国王已经九死一生,即日起我们便会扶持你上位。到时候你就是主宰者,没人敢忤逆你的意愿。”猴子看着沉迷于幻想的洛南非缓缓说道。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哟,二位晚上好啊,今晚夜色不错很适合二位上路。”正是急忙赶来的奥尔萨。

猴子一瞬间就转身,一掌抓向奥尔萨直接将奥尔萨抓碎,但却是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这么急着动手吗?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雷克·奥尔萨,赫尔墨的哥哥。”奥尔萨再次出现在两人头顶的树枝上缓缓说道。

“哼,去死!”猴子大喊一声,犹如闪电一般冲了上去。

但洛南非却是一脸惊恐的说道:“别去!他就是魔王奥尔萨!”

“呀!这不是国防大臣洛南非吗?难道你被这兽人绑架了?”奥尔萨指着冲上来的猴子说道。

猴子近身,十指带着寒光抓向奥尔萨的脖子。

奥尔萨却是伸手轻点,猴子竟是被直接弹开。

猴子被弹开后先是一脸的惊讶,随后便冷酷了下来再次扔出黑色的小球,奥尔萨却是不给他机会,一瞬间便来到他的面前。

奥尔萨双手插口袋,一记扫堂腿直接打在猴子的肚子上笑着说道:“我说过今晚非常适合二位上路。”

“砰!”猴子如同断线的风筝,整个人迅速的向后飞去沿途撞断了不知道多少棵大树,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可一股强大的吸力又将他吸了过去。

奥尔萨一把捏住猴子的喉咙,缓缓说道:“我呢比较善良,所以就饶你们一命。”

说完,奥尔萨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只见洞穴之上一个蓝色的法阵出现随即又迅速的崩解。

赫尔墨带着众人过了一会儿全身湿漉漉的走出来,样子颇为狼狈。

奥尔萨一手一个将两人扔到赫尔墨的面前,看着赫尔墨打着哈欠说道:“就是这两个吧,现在交给你了,我任务完成就先回去睡觉了,困死我了。”

赫尔墨看着地上已经昏迷的猴子,嘴角上扬一脸阴狠的说道:“哥,这次多谢你了,这下我们就有证据向联合军控诉弗克劳了。”

“恩,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直接跟我说,我就回去了。”奥尔萨说完便打着哈欠朝森林外边走去。

“骑士团怎么没来?”赫尔墨看着外面只有魔法师团疑惑的问道。

“回大人,刚刚传来消息骑士团遭到了伏击,好在人数不多正全力赶来这里。”一个魔法师呈上手中的纸条说道。

“哼,安排的还挺周全,给我把他们带走。”赫尔墨冷哼一声说道,随即便带人离开森林。

霍顿学院中,莉薇尔在梦见自己被沙子埋着,沉重的沙子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啊…啊…”莉薇尔瞬间醒了过来,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随即立马掀开了被子,果然看见伊莉莎正枕着自己熟睡。

“你…给我起来!”莉薇尔一拳打了下去大声的喊到。

“啊!别打了,别打了,疼!我…我错了!”深夜窗外熟睡的鸟儿别惊起。